你的位置:

步丈墨脱

分类:新闻动态  发布日期:2015-12-14  浏览次数:493  [返回]

出发 孤灯夜读,翻到一句话:“我行过很多的路,走过很多座的桥,看过很多次的云,喝过很多的好酒,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纪的人。”这话让我羡慕到吐血。路桥云酒,夫复何求。心里一直有个念想,今年一定要去墨脱走一遭。

原本在心底里酝酿许久的念想一下子全被扯了出来,带上酒壶,带上烟,背上背包,出发!

赶路人 曙光微露,公路两侧方方正正的小楼初露端倪,眼前是起伏有致连绵不绝的山峦和草场,一层青灰色的薄雾笼罩着它们,像是在守护清晨的宁静安详。

叼着烟,一脚踩到140,一路酣畅淋漓。

大约7点20分,我见到了日出,没有预想中的恢弘壮丽,但却足够耀眼足够炽热。


在路上 天光大亮之后,各式各样的白云成为蓝天的主题。很难用词语描述它们,在固定中流淌,在卷积中游离,丝丝缕缕片片团团。

意外 我发现自己被五个军人包围,生平第一次面对黑洞洞的95式步枪枪口。

我单知道解放大桥是军事军区,不能拍的,我不知道这里的山也不能,错了,下回改。

然后是查验身份,再然后是批评教育,再再然后是关于没收相机的恫吓,最终的结果是我臊眉搭眼拎着删掉照片的相机回到客栈,路上还扭了一下脚。

娱乐 正值雨季沿路都是塌方和泥石流,没车进墨脱,我只能乖乖待在客栈,等车。我躺在床上一边抽烟一边挠腿上的跳蚤包,时间变得漫长无聊。唯一的娱乐活动变成和同行的老A一起,互换烟抽,吹牛蛋侃,喝酒。

理想 老A跟我说了很多他创业的艰辛,如何如何被骗,当然还有东莞的小妞如何如何。最后我们聊到了理想。

老A说他的理想是做个农民,有块百八十亩的地,想种啥种啥,想吃啥吃啥。

老A深吸了一口烟,眯着眼睛问我的理想是啥?

我憋了半天,吐了一个字:灯

是的,我的理想就是做一盏能够真正护眼的灯。

担忧 中国近视人口已达4.5亿,位居世界之首。

其中,在校学生近视眼发病率高达22.78%, 92%的家庭至少有一名近视的家人。

这是很令人担忧的。

人是一个很奇怪的综合体,我想我是一个奇怪到邪门的综合体。

平时烟酒不离手,用自己的话说叫放浪不羁,用他们的话说叫邋遢。

这是我的工作室。

这样的工作风格,和我的情怀并不冲突,设计一款灯,就是我的理想,简单而纯粹。


抱歉一不小心歪楼了,原本憋了一肚子的苦楚,忧伤,逼格想写一篇规规矩矩的游记,不想聊到了理想。

索性歪楼,就歪个彻底吧。

这是我设计的第一版灯,已经有点我想要的意思了。



点击关闭
  • 在线客服
    在线客服